«

我与菲律宾可能真的是有缘无份吧

小吴乐意 发布于 阅读:57 生活随笔


2020年1月,我带着我家杨总来到菲律宾,当时主要是想出来见见世面,香港去过,台湾去过,都是在中国内逛,既然能出国,就试着出来逛逛。

而比较让我记忆尤深的是,当时恰逢菲律宾火山爆发,我的那趟航班万幸还来得及落地,而后续的航班,全部返航。而如果当时我的飞机返航,可能要等2-3天才能再次飞往菲律宾,甚至可能我就取消了旅行计划。

这算是来的惊险刺激。

而后,也觉得菲律宾挺好的,就打算试着看看留下来,在这边做生意,赚点钱,而想留在菲律宾,要么是投资移民,起步7万5美金,或者退休移民2万美金(SSRV计划),恰好杨总身份证的年龄符合,就打算办理退休移民。

结果2020年开始疫情,办公机构全部都停止,后来更是业务全部中断,菲律宾移民局也更新了退休移民政策,年龄提升到了50岁,这条路就彻底堵死了,更何况那时候疫情肆虐,别说出国了,出个小区都有可能回不来。

这算是入菲难度升级。

而后,被迫开始试着找个工作,发现自己真的不是上班那块料,受不了那种职场的勾心斗角和人情往来,于是机缘巧合在抖音探店这个细分领域无意中找到了机会,但内心依然对菲律宾还是有些向往。

当然,也是因为投资机会还在,相比国内来说,或者说以我的浅薄见识和认知能力,偏执的认为菲律宾的机会比中国机会多,比如房地产领域,投资回报率尚可,不能说收益多高,至少也算是风险小回报应该更稳定一些。

更主要,还是给杨总的一个礼物,毕竟送包,送戒指,送车,都不如送一套能自己升值带来被动收入的房子来的更长久和更实在吧。咱还没资产雄厚到闭着眼随便买,随便送的地步。

而后2023年,总算是疫情结束,可以重新计划去菲律宾了,加上探店的3年,也有了一点可以折腾的资本,就稍稍冲动的决定带杨总去菲律宾闯一闯。

但谁能想到,之前400元找个中介邮寄就能办理的菲律宾签证,需要抢号,才能办理,而且一号难求,甚至最开始抢一个号都被炒到了1万块钱,我都怀疑,这是去菲律宾呀,还是去美国呀。被迫无奈之下,去了重庆,线下人肉排队,抢号进行面签。

好消息是,面签通过了,坏消息是,不可转签。

不可转签意味着我去菲律宾的行程是一次性有效,如果回到中国,就需要再次办理签证,而我计划是要在菲律宾获得工作签证的,即便是找黄牛办理一个假的工作签证,这样我就可以自由往返菲律宾了。

但不可转签,就意味着,我如果因为一些原因回到中国,就要再一次面临抢号,排队,面签的出行难题。但即便如此,也是只能出发了,收拾行囊,带着忐忑不安,还有兴奋与激情出发。

而出发的那天早晨,我家的挂在墙上3年的时钟,突然就停止不动了,似乎冥冥中在暗示着什么,即便我并不相信什么天意安排,但如此的巧合,还是让我难以忘记。

但说来也有趣,我还在为签证不能转成工签而耿耿于怀的时候,菲律宾移民局罕见的抽风,开始大面积封杀了很多人的工签,原因也很简单,很多中介利用钱与菲律宾移民局进行了暗地交易,本来这件事早已经很多年,但突然今年就不行了。

而因为我没有办理这个虚假工签,竟然无意中躲开了许多许多麻烦,我不用紧急跑回国内把工签降成旅游签,不用担心自己上了移民局的黑名单以后可能会被拒签,甚至会被没收护照,甚至更可能还有其他风险。

所以老人常说,焉知非福呀!

因为无法获得身份,又因为我身体在菲律宾虽然整体很适应,但吃不惯是真的,来菲律宾鼻炎几乎没犯过,舒服的很,但因为探店3年,自己已经养成了不吃点自己喜欢的,就各种难受。

更让我无语的是,我不能在太热的地方生活,我对自己的汗液过敏,太冷的地方犯鼻炎,太热得地方出汗会刺激皮肤出疹子。我都怀疑,我这基因是怎么流传到今天的,莫非我的祖上还真可能是皇亲国戚啥的,历朝历代都是养尊处优的生活?

反正一切的一切,好的坏的,适应的不适应的,以及当前的国际环境,菲律宾的本地中国人的安全状况,都多少影响到我的决策,做人可以乐意洒脱,但不能过于任性。权衡利弊,选择战略性撤退,暂时回国,关注后续再决定。

与菲律宾的这接近1年的时光,就好像是谈了一场有头有尾的恋爱,有缘无份,好聚好散,也许还有下一次,也许再也没有下一次,谁能说的好呢。我们这一代人,会见到一个更复杂的世界,而面对复杂世界,做个简单的自己就挺好的。

如何做个简单的自己,少些强求,少些期待,好好睡觉,好好吃饭,家庭和睦。

菲律宾 博客 生活 离开 回国

版权所有:小吴乐意Blog
文章标题:我与菲律宾可能真的是有缘无份吧
文章链接:https://www.xiaowuleyi.com/post-91.html
本站文章均为原创,未经授权请勿用于任何商业用途
公众号/微博/X:小吴乐意

博客:https://www.xiaowuleyi.com

RSS:https://www.xiaowuleyi.com/rss.php

推荐阅读:


扫描二维码,在手机上阅读